翻页   夜间
唐门小说网 > 因为害怕妖魔就选择修炼了 > 第八十八章 辛皇,阴族
    一支穿天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angmen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辛皇来。”

    杨长安低喝一声,施展了请仙神通,他不知道能不能将辛皇请来,但是总要试试,毕竟那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大圣都被请了出来,那么存在于华夏历史中的人杰又何尝不能请来?

    神魂一阵波动,散发出神秘的音波符文,冲向了神秘的世界。

    “这小子居然闭上了眼睛,在装神弄鬼不成?还真的以为能引来异象?”圣童嗤笑。

    而另一边,邪魅英俊的圣魇神色却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眉头轻皱,他只感觉杨长安此刻似乎变了,气质变了,变得缥缈神秘,似乎……不可捉摸。

    有这种感觉的不止他一人,傅天仇与天书公子等人都隐隐感觉此刻的杨长安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他们不敢肯定。

    “真是个神秘的家伙。”花仙子遥望闭着眼睛的杨长安,微微一笑,心中低喃了一声,显然她也察觉到了一丝神秘的气机。

    遥远的未知时空。

    一处古地。

    这里盘坐着许多兵俑,仔细看来,那些兵俑赫然是一个个手持兵戈的士兵,他们的身上只是上了岁月的尘灰,他们虽闭合着双眸,但似乎一直睁着眼睛,永世镇守着此地。

    在这些士兵的前面,还有盘坐着一尊将军,灰衣裹身,让人看不到他的面容。

    他就这样静静的盘坐在众士兵的前面,似乎就挡住了一切,镇住了一切,天势与地势极其的稳固。

    这片古地风平浪静。

    此时,却是有一缕音波符文跨越无尽时空而来,钻入了那尊将军的耳朵,接着他动了一下。

    大商世界。

    “都过去十几息了,难道大家要陪他一起疯不成?”圣童冷笑,众人也都点头,旋即望向了傅天仇,他虽为这次的主考官,但是在场的众人身份神秘,背后的势力强大,谁也不怵他,遥而望之,有人沉声道:“诸位考官匆匆定下状元人选,似乎有些欠妥,不应该请出翰林阁的儒老出来一观,再做决定吗?”

    “大家的文章都不差,为何定圣魇为状元,尚书大人是不是该对我们有个说法?”

    未等傅天仇说话,圣魇却是轻笑道:“好,让你们死心。”他话音落下,桌案上的文章光芒大放,头顶的异象更加惊人,那尊古皇似乎更为凝实了一分,慢慢显露出了真容,身穿金袍,倚着王座,双眸开阖,揽尽天地,眼瞳里面皇气流转,身上散发出一股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气势,皇威无敌。

    仅仅刹那,圣童等人头顶的异象便破碎了起来,转瞬之间被那古皇双眼射出的皇气绞了个支离破碎。

    砰砰砰!

    连带众人桌案上的文章都爆裂了开来,四分五裂。

    “这……”圣童吃惊,望向圣魇头顶的异象,惊疑道:“那尊古皇本尊降临了吗?连我的祖魔都给崩碎了。”

    天书公子等人同样吃惊,心中咋舌,他们来历非凡,此时竟是被尽数压制。

    “呵呵,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傅天仇微微一笑,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早已猜到,他知道圣魇身怀之物多么的逆天与强大。

    “你们看,他的文章还没破碎。”众人惊奇地望着杨长安,他桌案上的文章已然好好的放着,并没有损坏一丝。

    天书公子等人的文章散发的异象不敌圣魇文章中映射出来的古皇,都崩碎了,可是一篇平平凡凡的文章竟然能保存下来,众人惊疑。

    “杨兄似乎不凡啊。”欧阳然瞳孔微张,心中震动。

    “这小子……藏拙?”文章被毁,圣童脸色有些难看,此时望向了上位的公主,似乎从始至终她都对他们认为平凡的小书生另眼相看,此番他想从花仙子的眼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嗯?”圣魇眸光一凝,目光凌厉地落在了杨长安的身上,其上的古皇同样微不可查的眸光一凝,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就在他准备动手时,杨长安身前的文章却是光芒大盛,化作一束光桥射向了天空。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一个白发老者踏光而来。

    白发老者初看很平凡,看久了却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气韵,像是阅尽百世,洗尽铅华,返璞归真一样。

    他头发虽白,可是身躯并不佝偻,双眼犀利,如藏有神剑。

    白发老者凌空立于文章之上,惊奇地望了一眼足下的文章,又望了望杨长安,旋即望向四周,低声道:“一处小世界?是你将我召唤了过来?”他望向了杨长安。

    “异象开口了?不是比文章吗?他动用了自身的修为?难道他的文章引动了无上存在?”众人惊疑。

    “这人的气息……”圣魇头顶的古皇瞳孔一缩,死死地的盯着那白发老者。

    “嗯?”似乎感应到了圣魇头顶那尊古皇的视线,白发老者倏地望了过去,眉头皱,肃杀起,冷声道:“阴族?幻化成我人族古皇,鱼目混珠?其心可诛。”

    “你是谁?”来人虽显苍老,但是此刻目光却是极具洞穿力,逼视过来给人极大的压迫力,当他说出“阴族”二字时,不仅圣魇色变,其头顶的古皇更是脸色大变,不曾想来人一眼看出了他的根底。

    “阴族?是什么?大商之外的异族吗?”有些疑惑。

    “圣魇头顶的古皇居然说话了?这是一尊活生生的人?难道他也引来了一尊真的古皇不成?”众人惊奇。

    花仙子等人却是面色微变,定定的看着对视的两人。

    “阴族竟敢将爪牙伸进小世界,当诛!”白发老者环顾四周,扫过傅天仇等人时脸色更冷了一分,“妖魔居然渗进了皇朝!”

    “妖魔?我们这里有妖魔?”众人面面相觑,顺着来人的目光望向了上位的一众考官。

    “胡言乱语,此乃皇宫,人皇坐镇的地方,旁边就是翰林阁,妖魔怎敢来此?”傅天仇心中狂跳,他带着阴族赐予的宝物,能蒙混过关,连大儒都察觉不到,没想到来人一眼便看出了他的底细,此时是又惊又怒。

    圣魇身上有着一尊阴族,那些大儒更是看不透他的虚实,若是此番成为状元,混进了翰林阁,他就有机会将里面的大儒甚至是三位阁主取代。

    “你……你是辛皇?你不是立身于苍茫战场吗?怎么会来到小世界?”圣魇头顶的古皇惊疑不定,心中震动。

    “你该死,这是你的命!”

    “一尊投影而已,竟敢大放厥词!”古皇颤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此时显露了真身,从圣魇的异象中跳脱了出来,他的模样形似人族,只是浑身阴气缭绕,很是阴冷,与之前皇气浩荡的古皇有着天壤之别。

    “这是异族!”众人心中一震,拔剑而出,戒备了起来。

    “阴戈?他与阴戈同族,都是阴族吗?”杨长安见其容貌,瞬间想到了在地狱时见到过的阴戈,两者的气息极其的相似,那通体散发的阴气同处一源。

    那名阴族望向白发老者,眼中有着一抹厉芒,又有着一抹忌惮,冷笑道:“你们的世界都被打崩了,将陷入永恒的黑暗,连号称万古不朽的盘王都已殒灭,你们早已经没有了依仗,此时跪伏下来,臣服于我,兴许我族还能饶你一命。”

    “我族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劫难,始终屹立苍茫不倒,圣族不行,垣族不行,你阴族也不行。”白发老者摇头,平淡的话语极具穿透力。

    “不行?真是可笑!今天我要当着你的面,做你认为不行的事,我要撕了你的投影。”四方阴力弥漫,那名阴族骤然出手,厉喝道,“辛皇,你老了。”阴力所过之处,周遭的空间涟漪不断,仿佛要压塌苍穹。

    “是吗?”白发老者缓缓抬头,每抬一寸,身上的锋芒便涨一分。气质随之变化,仿佛变成了一柄剑,一柄锋芒毕露的剑,一柄惊天之剑。

    “嗯?你的投影怎么可能这么强?”那名阴族脸色大变,这股死亡的威胁之感太强烈了。

    “死吧!”

    无形之剑祭出,剑芒绞动天宇,割裂时空,于无声的寂静之中,将那名阴族绞杀个干净,连神魂虚影都没有留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